[新闻资讯]-澳大利亚银行资本贝尔斯登:警惕短期行为引发的两大泡沫:伪技术壁垒和熊彼特陷阱-七玩网

新闻者 2020年11月14日11:26:48
评论
24
广告也精彩

原题:澳大利亚银行资本熊钢:警惕短期行为导致的两个泡沫-伪技术壁垒和熊彼特陷阱来源:${imgs

本文来自合作媒体:投中网,编辑:艾莉。烈云被授权释放。

2020年11月12日至13日,由中国投资信息网、中国投资网主办,中投资本协办的“第十四届中国投资年会·有限合伙人”峰会在北京举行。会议主题为“捆绑苍龙”,探讨在当今复杂的经济周期和流行病风险环境下,行业如何“虚心认知、乐观应对、广泛合作”。

澳银资本董事长熊刚发表题为《我心中的医疗科技风险投资:勇敢,但要谨慎》的主题演讲。熊丙奇在致辞中说,在医学领域,赛道非常清晰,选择赛道的意义不大。选择企业和运动员是最重要的。

熊钢认为,技术成熟度的变化与市场需求形成最佳共振时,是最佳投资时机。早期的投资,早期的技术介入,是其最重要的投资,也是其早期投资的最重要的投资理念。技术投资应警惕短期行为导致的技术泡沫。泡沫是一种伪技术壁垒,即缺乏核心技术,底层缺乏原创技术。另一个泡沫是熊彼特的陷阱,即低估技术进化的难度,高估未来的商业价值。

以下为熊钢讲话实录,由中国投资投资网整理:

非常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。让我和你分享。

首先,请允许我介绍一下澳大利亚银行资本的情况,重点介绍技术风险投资的几个标签,一个是技术和风险投资阶段,一个是私募,另一个是长期的。从2003年到2017年,我们在2003年设立了第一个基金。自从我们以LP的身份出现已经17年了。母基金主要由6-7家境外机构组成,合作时间超过10年。截至去年底,本金已增加近20亿元,至去年底的8亿元。

我们的人民币基金是2009年首次发行的。截至目前,已发行8只,其中6只已进入清算退出后期。11年来,人民币基金总规模达到30亿元,11年来升值幅度约为3倍。如您所见,美元母基金的业绩仍然优于人民币基金。也就是说,美元母基金是澳大利亚银行追赶和超越的典范。

我们投资了近百家企业,其中90%是科技型企业。全球最大的乙肝疫苗生产企业中有23家已完成IPO,尤其是全球最大的乙肝疫苗生产企业。

人民币基金可以用这样一个词,专心致志,一丝不苟地长期信条。100多家企业,其中95%是技术创新型企业,80%以上的项目在A轮,这是重点阶段,一个大的技术领域。

好吧,我们基金的项目退出率接近或高达80%,投资和投后管理精细化。正现金流形成时间最长为6.1年,最短为4.2年。本项目现金流量比较以美元基金为基础。从长期来看,这23家上市公司最长的时间是13年。对于我们2010年投资的那家,解禁还有13年,平均(退出)时间接近8年。

医疗最近也很流行。我们的两支股票最近有点下跌。其中一个已经超过千亿元,另一个接近千亿元。我们今年的表现仍然不错。我们认为,技术投资和创意企业投资有着重大区别。技术投资主要是通过技术来改变商业和市场,尤其是田径、赛车和运动员。

在医疗领域,这条轨道其实非常清晰。世界上有多少病人,中国一年有多少病人?市场需求非常明显。选择一条赛道并不重要。我们都知道赛道在哪里,最重要的是选择企业和运动员。我们认为,在技术成熟度变化与市场需求形成最佳共振时,必须选择最佳投资时机。技术投资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信条,早发现,早布局,精准介入,整体收益。

提前找到赛道,找到具有原始技术和组织能力的选手,是我们提前布局的关键。以今年5月12日上市的“新工业生物”为例,其成长路径非常接近投资期和投资时间点的最佳共振点。这家企业成立于1995年,我们在2010年投资。花了15年时间,实现收入5000万元,利润500万元。原则上,这样的企业是绝大多数机构和投资者都不看好的企业。2010年投资完成后,我觉得(新工业生物)过去10年,没有一年的增长低于企业预期,也没有一年低于我们的预期。对我们来说,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时间点来干预投资。

在15年的时间里,我们没有引进任何资本。实际控制人已投资15年。我们是第一个投资者。还有其他机构和大型机构。我们几个月前去的。当时估值只有4亿左右,现在是800亿。扣除中间融资稀释后,(收益)可能超过150倍。

由于时间关系,技术投资的关键词,就以这两个例子来谈谈对技术的基本看法。关键词:高度警惕技术泡沫引发的短期行为。这两个泡沫,一个是伪技术壁垒,一个特点是核心技术缺乏,底层缺乏原创技术。

第二个是熊彼特的陷阱,如何制造泡沫,泡沫的后果是什么,在技术创新领域,就是低估了技术演进的难度,而10年后技术成熟。我们认为3年后会成熟,低估了难度,会给现在的高估价值,高估未来的商业价值,高估了应用价值。在投资的时候,这就是泡沫的根源。

所谓吃水是主要的投资领域。在我们的主要技术领域,估值是全链条泡沫。从上市初期到IPO,整个链条都是泡沫。有人说它不会出现在早期阶段。不是这样的。我们的理解是,只要二级市场是二级市场,只要我们的企业在二级市场做标杆,既然标杆对象是这样的,我们就必须把它的估值往这个方向进行标杆,而且影响的是整个链条。这是我们应该特别警惕的。

我们认为,建设性干预是提高投资成功率的重要基础之一。越过投资30%的冯卡曼线,大气与外层空间的边界,在大气层内,是一个生态环境,飞机的生态环境,飞机的生态环境,而大气层之外,航天器和火箭的生态环境是一个非常清晰的分界线。

我们认为,在投资领域也有这样一条冯卡门路线。我们把它定义为30%左右。这是因为我们7万只私募股权基金的退出率不到30%。如果你投资10家企业,可能只有3家企业。我们如何提高中奖率和收益?我们不会在澳大利亚银行采取的路线上投入大量资金。只要有未付的,我们就可以弥补所有损失。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。

因为风险太大,不可预测的事情太多,要提高中标率,对投资的项目进行分类,力争保证20%-30%的项目相对优秀。这么高的命中率,我们应该关注50%-60%的项目,还有20%-30%的项目可能会亏损,甚至需要清盘倒闭。针对不同的项目采取不同的管理策略。

我们保守吗?17年来,我们的规模只增长了两倍,我们投资了100个项目。与许多前沿机构相比,我们的投资速度非常慢。我们宁愿坚持这种保守主义。什么是保守主义?在我们的定义中,不是害怕冒险,而是为了有价值的事情而冒险。我们的战略是稳健的,这是一个风险价值平衡的过程。

由于时间限制,什么是确定性风险,什么是结构性风险?我们对风险有自己的理解和意识。说到人的问题,投资靠人,企业家也要看问题。我们的焦虑是人类的问题。我们不能改变这个环境。我们能改变的是我们自己。因此,我们认为人类最重要的四个方面是态度、习惯、方法和经验。我们认可诚实和负责的态度。我们应该和勇敢的人一起走。有责任心的人是勇敢的人。我们应该和聪明人跳舞。经验取决于我们主动学习。

最后,我们正处在一个非常好的时代。我们看到的是我们的地球,但我们的地球在宇宙的中心是什么样的位置?非常小,即使我们的宇宙有138亿光年,人类的足迹也刚刚到达距离宇宙38万公里的地方,我们的触角刚刚到达240亿英里外的太阳系边缘。人类的眼睛和思考在哪里,到1000光年之外,超级恒星的爆炸就可以被识别和看到。

技术的边界是无穷无尽的。这是上升。有足够的增长空间和足够的技术创新空间。深入到人体,大多数物理学家认为,在一个大达138亿光年的宇宙中,绝大多数物理学家可能不接受第二生命的存在,也就是说外星人,基本上严肃的物理学家不承认地球生命是唯一存在的智慧生命。

因此,生物医学的许多奥秘仍有待探索。对我们,对技术投资者来说,没有上限。我们只有天花板。非常感谢。

本文由七玩网撰写,如果侵犯您的权益!请来信通知我们。
我们将会在三天之内删除此文章。

历史上的今天
11月
14
广告也精彩
广告也精彩